Feeds:
文章
评论

妈妈的话

以前妈常说,大话不要说太多,还没经历;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?言下之意,就是叫我们别把话说得太早,太快;太绝,太满,留一线;他日好相见的意思。

所以当儿子跟我说,以后他不会如何,怎样的对待他的孩子时;就会让我想起,曾几何时自己也曾说过这样的话——当父母不顺我们的意时,呵呵。。。所以也依样画葫芦地跟儿子说:“到时再说吧!”

一路走来,母亲的教诲,可说是“百发百中”;一点也不虚假与夸张,甚或言过其实,因为都是她的经验之谈;人生的领悟,都被我一一“确认”了。

以前不是常听说这么一句话吗?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,还真不无道理;没有经历过的人,是无法真正体会与认同的,有时会觉得人生就是一种循环(我做过的,儿子也做过),让大家都有机会走一遭或经历一回。

我人生最大的领悟是,话真的不能说得太满,太绝;凡事都要留有余地,有道是有心插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;很多事情不是你说了就算,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似的,天时地利人和;还有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还真的在生命中交叉着出现。

现在我都不敢信誓旦旦,不知天高地厚地胡乱夸下海口,给予什么承诺;深怕成了言而无信之人,因为世事多变,人生变数无常;只有谦卑,随缘,方能过上平静;平凡,平安的日子,也才有幸福可言!

写作

写作是我的兴趣,断断续续的也写了三十多年,经历了“风光”期(逢投必登)与“低潮”期(投篮无数);如今写作依旧,心态依然。

我的文章都来自生活,不浮夸,不造作;都是言之有物的小故事,小反省,因为题材来自生活;所以朋友(知道者)才说:“文如其人,人如其文。”

这正符合我的个性,喜欢实在不虚假,文章就像日记般的记录生活上的点点滴滴;偶尔翻开旧作阅读时,会回忆起当时的喜怒哀乐,以及曾发生过的旧时情。

我不知道是写作让我喜欢观察人事物,还是因为喜欢观察人事物而有了写作的爱好,两者似乎相辅相成的成为了我的生活重心;以致有时我的过度好奇与“关心”,会引起不明者的困惑与不解?!因为那是我写作的灵感与题材来源。

也因为这样的关系,特别喜欢聆听别人的故事,不是打听;而是有耐心的聆听别人愿意与我分享他们的人生小故事,那都是生活的智慧与人生的真谛,很珍贵。

可是这样的“便利”,有时候也要看当事者是否愿意让我书写成文,如果不想;通常都会给予尊重,听过就算,绝不会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。(卖友求荣)

有鉴于此,我都不会到处暴露自己的“身份”或炫耀自己是个业余写作人,除了不想让提供故事的人有压力外(家丑不可外扬);自己也不觉会写几个字,是多么了不起的事,纯粹是兴趣使然!

知己

朋友语我,自己怎会是自己的知己呢?因为我告诉她,我已经有知己了,不需要再找寻或是件“难”得的事。

我太清楚自己了,因为花太多时间与自己相处与了解,因此非常喜欢自己;总是自信得自夸,自恋,自我的赞赏不已;特别是在无人欣赏自己的情况下(老是误解我),那种自我保护的感觉特别强烈。

人们都吝啬于赞美人,批评则不遗余力,所以我是不会等别人称赞的人(即使赞了也是表面的应酬话);只要认为对的,做得好的地方,都会自我夸奖一番;不是臭美,而是应该。有没有发现,我们都不习惯称赞与欣赏别人的善言善行,不但如此;还会刻意破坏,说些口是心非的话,叫人好生难过。(见不得人家好)

朋友相识满天下,还真无一人是真正了解我的人,都是表面的了解多;不外乐观,积极,有主见等的评语;事实上,内心深处的我,又有谁知晓呢?没有,可是自己就非常了解自己了,有没有听过:过不了自己这一关;说的正是知己这回事。

一切的喜怒哀乐,都是自己说了算,因为那种感受,感觉;唯独自己最清楚,你可以掩饰得很好,然后欺骗大众;但你绝对骗不了自己,同意吗?如果连自己都骗,那就太悲哀了,诚实面对自己;才是治疗伤痛(也是解决)的唯一方法。

有鉴于此,谁都无法成为谁的知己,因为内心深处的你;是让人无法再跨越一步的,唯独自己才能探索,所以请不要轻易地说出;找到知己等的话,因为真正的知己,其实是我们自己;不觉得吗?

註:文章刊登在《四面八方》于12/8/17(六)

与儿的欢乐时光

偶尔会想起与儿的欢乐时光,都发生在幼年时,一晃眼十多年过去了;比起现在,我更喜欢年幼的他,虽然什么都不懂(衣食住行);得照顾到无微不至,但我却不以为苦的乐在其中,且有点得心应手至沾沾自喜;哈哈。。。

现在,儿子长大了,为他做的事少了(他都会自理);可让我操心的事却多了,因为有了自己的想法与个性,不再是任由我“摆布”的小家伙了。

以前我的生活中心都围着他转,不仅照顾他的饮食起居,就连他的娱乐喜好;也一并关注,知道他爱看超人影片,就会从电视上录制起来;以备他不时之需,上学了,喜欢看漫画;就从报章剪贴,做成漫画本给他看(省钱),还会陪他上图书馆找寻。

最难忘与疯狂的莫过于他迷上“乐高”玩具的日子,不仅四处打听它的专卖店,还会陪他在店里耗上几个小时;听他述说它们的故事,因为当时经济能力不允许,我们动不动就买下昂贵的玩具(原装的“乐高”,价钱不菲),所以只能陪他;看尽店里的所有“乐高”玩具,也只有这个玩具,让我们细心保存收藏至今;因为每一个的购得都有它的故事与插曲,值得回忆。。。。

以前总听别人这么说,孩子的童年很短暂,可以的话;就一起度过(即自己养育),很庆幸自己并没错过。这段欢乐时光,确实给我带来了无限的回忆,是一段珍贵与难忘的日子!

每每想起,都会让我无怨无悔,心存感恩的曾为他付出过;好怀念那段日子啊!真的很短暂,就在你不经意中溜走。。。。

回首一生

小的时候恨不得自己快点长大,可以有自主权,想干吗就干吗;不必束缚于家人,感觉长大了什么事都可以干似的,于是天天渴望;日日盼望它的到来,没有拒绝长大的想法。

好不容易长大了,开始工作了,爱情也来了;烦恼也跟着增加了,因为一切的一切,都是年轻时该思考的事;问题是来自四面八方,有新鲜的,有恼人的;有欢笑,有悲伤,五味杂陈;点点滴滴都要去经历,才会成长。

如今走过半百,回首来时路,没有一件是轻松自在的;都是一种学习与功课,有道是:活到老,学到老;似乎没有一个阶段是不用学习的,正所谓,经一事,长一智啊!

年幼天真无邪,年轻精彩万分,年老沉着应战;都是每个年龄的使命,就看你是否有在其中,做好你的本分与职责罢了。

年轻时,常听到的是时髦,时尚,流行等字眼;步入婚姻后,便是家庭,孩子,学业;现在,是健康与运动,关注点;都会随着年龄而有所不同,有没有想过,我们的一生;都有不同的“功课”要做与完成,至于做的好不好,又另当别论了,至少都要去面对与接受。

我的感悟是:我们的一生都活在别人的嘴下,都是听的多,想的少;好像不跟着大伙说的大方向进行,就会当“异类”处理,想要与众不同;鹤立鸡群,非得有两把刷子不可,一路走来;确实不易,已经遍体鳞伤,体无完肤了。

认错

当一个人不肯认错时,再多的劝解与道理,都会引来更大的反效果;所以,能免则免,我们不是常说:“秀才遇见兵,有理说不清。”吗?

不要试着去说服或劝解那些自认为自己没错的人,事情不但不能得到解决,还会因此反目成仇;得不偿失,如果不想关系恶化的话,最好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;方为上策。

我不知道认错有多难,是面子问题,还是其他;以致许多人,都不肯轻易承认错误,小至三岁娃;老至白发翁,都会有这样的“坚持”,让人很无言。

有时候不肯认错还好,最怕是要掩盖第一个错误,又制造另一个错误;让认错回不了头,造成更大的伤害,因为见到人性的丑陋不堪,叫人痛心疾首,唉!

我会认错,也容易认错,不是因为我不爱面子;而是希望事情能快速得以解决,然后结案,做错了;就要用于承认并道歉,不会想太多,只希望事情有个了結。

快速认错,是希望错误没有后续“发展”,这是我喜闻乐见的事;因此,认错没什么不好,不但能得到美誉(诚实的人);还可让事件结案,为什么大家都不这么想?面子算什么呢?

面子是人家给的,脸是自己丢的,认错不是丢脸的事;我们都是凡夫俗子,不是十全十美的人,犯错是再所难免;只要勇于承认,并寻求解决的方案,才是活着的意义。

一个不肯承认错误的人,就没有改善,改进的空间;也就没有进步,没有进步的人生,就等同于失败;大家以为然否?

註:文章刊登在《四方八面》于27/7/17(四)

其实不用讨好我

其实你不用讨好我

做你自己就好

因为再多的讨好

也未必会领你这份情

 

其实你不用讨好我

你只是在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

跟被你讨好的人没多大关系

反而会适得其反    或许你并不知

 

其实你不用讨好我

没有人是需要被讨好的

那都是个人的意愿

个人的意愿有时会造成他人的困扰

 

其实你不用讨好我

不想看到你失望与无奈的表情

虽然那都是一份爱

但希望看到的是一种尊重

 

其实你不用讨好我

它会成为一种负担与压力

谁都没错

错在不是你情我愿上